欢迎访问政信投资,投资有风险,选择需谨慎!
首页 > 资讯中心 >媒体报道
政信研究院专家:GDP背后的民生困境不可忽视 未来需走向“共同富裕”
142 2021-04-02

2020年疫情肆虐,全球主要经济体GDP普遍负增长。中国经济实现V型反弹,GDP实现2.3%的正增长,总量突破百万亿元人民币。政信研究院专家表示,中国如今已经拥有庞大的经济体量,但是考虑到人口基数,与美国等国家仍旧有很大差距。另外,收入不平衡、地域发展不平衡等问题也困扰着民生,未来应当注重“共同富裕”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10402094135.png

 

2020年美国GDP大概是日本的4倍多,中国GDP则是日本的近2.9倍,约为美国的近70%。2020年中国人均GDP已经两年超过1万美元,但是仍旧相当于世界各国人均GDP的90%,距离高收入国家标准有约20%的差距。

 

从2000年中国GDP排名全球第六,到如今稳坐世界经济第二把交椅,20年间中国经济增长迅猛。在肯定中国取得的成就的同时,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,美国人均GDP相当于中国人均的6倍,以及发展过程中的诸多问题,比如东西部差距比较大,贫富悬殊等情况。

 

东西部差距的问题与解决方法

 

2020年,广东GDP超过11万亿元,超越了世界上90%以上的国家,其中包括俄罗斯和韩国。紧随其后的江苏也突破10万亿元。同时西藏、贵州、重庆、甘肃、四川、广西、陕西、内蒙古等省份的GDP总共不过15万亿元左右。我国西部地区的GDP占全国比重不到20%。

 

政信研究院专家表示,长期以来东西部发展不均衡,强者恒强,东西部之间的差距在不断扩大。以贵州毕节为例,在很长时间和“贫困”这个词汇紧紧捆绑在一起。当地处于悬崖上的村庄,有的孩子上学要爬六小时山路,才能到达学校。

 

与经济发达地区相比,贫困地区的交通、供水等基础设施是制约经济发展的主要因素,脱贫需要基础设施的支撑,公共工程建设必须配套。政府要加大对西部的支持,除了财政以外,还需充分利用社会资本的力量。

 

西部地区与东部相比,西部高山大川比较多,比如修路需要架桥,所以基础设施建设成本比较高。这些投入都是生产性投入,也就是投入以后一定会有很大产出。如果社会资本在这些方面投入不足,就需要发动政府的力量来带动。贫困地区有了好的支持,也就有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、更高更快的发展速度,也将会为投资人带来更多的投资收益,带动西部的发展。

首先,教育是重要途径。西部某些地区的贫穷根深蒂固,没有系统的教育资源,没有学习知识的途径,甚至没有走出大山的合适的基础设施。在这些方面,需要社会给予更大的关注,扶贫过程中不能只给东西,一定要教会他们本领,授人以渔。

 

其次,还要继续推进易地搬迁,给他们改变命运的更好的基础设施,让孩子们能够在窗明几净的学校上课,让老百姓能够接触到更好的生产设施,从而能够依靠自己的劳动来致富。

 

一些地方自然条件差,如果扶贫资金用不好,对当地帮助并不大。还有些地方甚至不适合人居住,如果要在这里创造就业,需要花费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成本,比易地搬迁成本要大许多。那么针对这些地方,就需要推动易地搬迁。

 

最后,易地搬迁后更重要的是能够为百姓提供工作岗位,发挥他们的劳动能力,为未来的生活铺路。政信研究院专家表示,易地搬迁的百姓在新的生活环境中常常有不适应的状况,新的生活环境、工作岗位、职位要求,都对他们构成了挑战。易地搬迁来的人很多受教育程度比较低,需要政府来帮助进行基础的教育、技能培训等。建议由政府和企业共同为这些人提供工作岗位,政府从税收、政策、补贴上对企业给予优惠,形成“先富带后富”的社会环境,帮助这部分人共同富裕。

 

解决民生困局,让老百姓共同富裕

 

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,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有5.6亿人,占人口总数的4成;月收入在1000-2000之间,有3.1亿人;月收入在2000-5000之间,有3.8亿人。这三部分人群加起来接近我国人口的9成。另外,根据西南财经大学《中国家庭金融调研中心发布统计报告》显示,2010年中国基尼系数已经达到0.61,当基尼系数超过0.5时,表示收入悬殊。

 

政信研究院专家表示,虽然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全面胜利。但当前的贫富差距很大,这会产生很多社会问题。如果任由现在贫富两极分化继续发展,富裕阶层聚拢优质的教育、生存资源,而贫穷的人越来越难以翻身,社会矛盾会越来越大。

 

中国自古相信“勤劳致富”。改革开放的40年允许“一部分人先富起来”,这个目标早已实现,中国现在的阶层固化比较严重,如今“先富起来”的人在“带动后富”方面却没有形成足够的拉动力。社会产生扭曲的社会价值观,不稳定因素也在潜滋暗长,增加社会的管理成本。

 

2020年马云、马化腾的资产分别为4000亿元、3900亿元。2019年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的年收入为53604元,以这样收入的人想要比肩马云的资产,即使不吃不喝,需要700多万年。

 

政信研究院专家表示,现在普通老百姓面临“三座大山”,一个是住房问题,第二个是工作压力问题,第三个是生育问题。

 

在住房方面,一线城市的房价已经高到普通工薪阶层根本买不起的程度,二、三线城市的房价也在不断上涨。普通工薪阶层需要花费20到30年来还贷,剩余资金只能够维持基本的生活,把养育孩子的钱用来养育银行和房地产商,同时抑制了个人消费欲望。职场“996工作制”挤压工薪阶层的业余生活,还可能导致职场人出现很多身体和心理的疾病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我国处于亚健康状态的人群大概占到70%左右,未来慢性疾病的爆发将威胁到很多人的健康。

 

随着当前社会竞争越来越剧烈,亚健康人口逐年增加。住不起、病不起、生不起,已经成为一个社会现象。低生育率加速老龄化社会的到来,未来三个人中就有一个老人,处于生育期的年轻人会面临巨大的赡养压力。贫富分化如果不得到妥善解决,未来我们将面临巨大的社会问题。

 

综上所述,政信研究院专家表示,未来国家的主旋律,一定是带动大家“共同富裕”,减少贫富差距,让人们生活过得更加幸福。2021年是“十四五”规划的开局之年,也是“两个一百年”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期,希望从这一年开始,开启大家“共同富裕”的新篇章。